王江洁

且聽南山下,絲雨漸入風

想象着北方的天空,这个未雪无梅的冬天又将过去了。逐渐暗下去的夜晚,想起了卢梅坡的诗句:“日暮诗成天又雪”,可是这样的景象似乎很难见到了。而我的心里却还在期待着,那既将到来的远在南方的春天,期许着那一场:“南山湖水桃花开,微雨浓颜风又来”。

评论

© 王江洁 | Powered by LOFTER